——黄龙国家级风景名胜区40周庆,谨以此文献给黄龙人

《黄龙记忆30年》

激情跨越四十载  同心共筑黄龙梦

黄龙!古代传说中的动物名。谶讳家以为是帝王之瑞征。《吕氏春秋·知分》:“ 禹 南省,方济乎江 ,黄龙负舟。”黄龙传说:江河泛滥,大禹治水到了茂州(即今茂县),黄龙负舟助大禹治水,疏通的岷江,功成之后黄龙甘居淡泊,在涪江源头黄龙沟隐居修炼,终成正果,后人尊称为黄龙真人,为纪念黄龙真人建黄龙寺,以此朝拜。而黄龙沟景区岷山主峰雪宝顶北一带主要分布地层为可溶碳酸盐岩。雪宝顶及周围高山地带的冰雪融水和雨水下渗,对碳酸盐岩进行溶蚀后形成了富含碳酸氢钙的地下泉。当泉水出露地表后,随着水温、流速及气压的变化,使水中的二氧化碳气体大量逸出,导致碳酸钙过饱和而使钙沉积。水流依据不同的地势形成了彩池、滩流、瀑布、溶洞等景观。绝美的自然景观,加上古老的传说,为黄龙景区铺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工作生活在这片圣神的土地上,我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到黄龙景区工作生活近30年了,30年的风雨历程,我从一个毛头小子变成了两鬓斑白知天命的中年大叔。是黄龙的山水养育着我,无论是海拔多高、气候多恶劣、地理位置多偏僻,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我深深的爱着这片热土!在这40周庆之际,我觉得自己应该写点什么,但30年的岁月很漫长,回想过往,思绪万千,又不知道从何说起,那就回忆一下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吧!

随着现代文明的进步,旅游业的发展,黄龙风景区于一九八二年经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一九九二年正式纳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二○○○年纳入《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二○○四年被列入国家岩溶地质公园;国家5A级景区。   

30年前豪情万丈、意气风发的踏上了这片土地,从此扎根黄龙,热爱黄龙的心从未动摇过,黄龙的山水养育着我们,30年来黄龙景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82年黄龙风景区开发至今已跨越40年,在这40年中,为了黄龙景区的建设发展,一代代“黄龙人”前赴后继、甘于奉献、历经四十载风雨,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值得回忆,值得铭记!记得我刚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是黄龙景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不久,我应该是第38个在编人员,当时的黄龙景区管理机构是松潘县人民政府、松潘县旅游局下属的一个股级单位(事业单位企业管理体制),正式在编职工大概三十八名,季节性临时工数十名。一个处长(吉庆祥)、三名副处长;下设机构:办公室兼财务室、保护部、外联部、瑟尔磋寨宾馆、黄龙景区派出所(部分干警为黄龙管理处兼职,派出所相当于当时的治安室),还有一个消防队,消防队不属专职,是黄龙管理处在编男性职工兼职,每年还发一套消防服。牟尼沟、丹云峡、碑园都不属于黄龙管辖。当时黄龙景区的游客年接待量10万人次左右。基础设施建设也很落后,整个瑟尔磋片区就一栋管理房(后勤管理人员办公、生活都在这栋楼)、一栋瑟尔磋寨宾馆(经营场所、办公、员工住宿都在这里面)、一栋简易的入沟售检票一体的小房子加木桥(时称涪源桥)、一栋平房(现游客服务中心位置,兼具小卖部和小吃店,时称小吃店)、一栋简易木质两层楼房(时称3号楼、现公安分局旁边停车场位置),3号楼前面是唯一一个景区停车场,大概能停五六十辆旅游车,停车场正面有一排铁栏栅,算是停车场的围栏,铁栏栅正面上用铁皮制作了“中国黄龙”四个黄色大字,也是黄龙景区唯一的标识,停车场口子一根简易的木头杆子拦车收费,旁边一个老式东方红牌推土机平时作为停车场收费员的值班室(当时更秋足在那里面值班收费,还是个小毛孩),管理房门口有个简易篮球场。黄龙景区给我第一印象很落后、很偏僻,像一个森工企业的林场,远离城镇,与世隔绝的感觉。那时职工的生活极其不方便,整个管理处有4辆车:一辆处长专车(三鹿牌成都产的越野车)、一辆老北京牌越野车、一辆解放牌货车,一辆生活车(485翻斗小货车)、派出所还有一辆破旧警用三轮摩托车。坐车到松潘需要一个半小时以上,没有班线车,没有私家车,员工购买生活用品、蔬菜肉食等都得自己找便车,那个时候车辆很少,搭车非常不容易,每次一个小车基本要挤10人左右,严重超载,员工买生活品一次就要买个把月的,以防断粮。理发、进饭馆、进茶馆、购物等都是一种奢想。整个景区没有小卖部、便利店,只有一两个管理处的针对游客的旅游纪念品小店,最近的大湾村有一个所谓的破旧不堪的小卖部,里面的所有商品加起来总价值不到1000元,而大湾村那个时候很贫穷落后,村民房屋都是破旧不堪的,我们有时就去大湾村老百姓家里买当地土豆和鸡。管理房二楼有个电话机房,老式手摇的,话务员一手拿话筒,一手拿耳麦,还要腾出手插线,也是黄龙唯一对外联系的途径,给我感觉是二战时期的水平,给松潘某个地方打电话需要通过小河区上转接,要整半天才能联系上,有很多时候都没法正常联系上。由于房屋紧张,很多员工都是集体住宿,生活工作用电很差,黄龙电站装机容量100个千瓦(电厂位置在黄龙乡三舍驿村和建新村之间),供黄龙乡三个村和黄龙景区,家里的电压非常低,一般电压在三四十伏,电灯亮度还没有现在的打火机亮,电炉打开只有电流声,基本没有热度,所以造就了黄龙人个个都是用电高手,个个都成了专业电工,每家每户都买了两个大的家用变压器,两个变压器串联,第一个变压器把电压从三四十伏调至一百多伏,第二个变压器从一百多伏调制二百来伏,电灯、收录机等基本就可以使用了,电炉的使用更经典,把一个正常的电阻丝剪成4段,拉长使用,实在不行就用皮线(那时通用的一种包裹胶质的电源线)制作成一个两端带钩的“U”形状,把电阻丝短接起来,虽然电炉发热面积小,但发热发亮度高,可以勉强使用。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自来水之类,员工洗漱自己河边打水,用茶壶烧水,洗澡也是自己用茶壶烧水擦洗,更没有卫生间之说,整个黄龙瑟尔磋片区只有4个破旧的公共旱厕:停车场一个、管理房对面山坡上一个、现在金海子餐厅对面山坡上一个、涪源桥对面山坡一个(现在索道公交站对面)。到了1995年,由于用电户过多,黄龙电厂超负荷运转,黄龙电厂机械故障频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黄龙管理处开始每月从都江堰附近购买大量的焦炭发放给职工,生火做饭、烧水,每个月发放煤炭的时候最热闹,就像改革开放前合作社分肉,在篮球场堆放一大片,一人一堆焦炭,职工逐个领取,各自往家里搬,忙的不亦乐乎,于是黄龙管理处出现了新的生活景象,每户门口都有一堆焦炭和引火的柴火,每天早上、中午、傍晚瑟尔磋片区炊烟袅袅,其景象就像是山区的一个村寨,1994年底为解决社区老百姓致富问题,黄龙管理处把位于瑟尔磋寨宾馆至沟口的中心地段(现今华龙山庄位置,当时是职工开垦出来的一片草坪)划分出来让给黄龙乡和大寨乡9个村寨,作为老百姓增收的旅游经营点(因为都是搭建的帐篷,经营小吃和旅游品,时称帐篷商场),1996年因保利集团投资建设华龙山庄,帐篷商场拆除,为规范管理,黄龙管理处在瑟尔磋宾馆至停车场公路靠山面统一修建了几十间简易门面无偿交给老百姓使用,黄龙景区有了打馆子和买东西的地方,尽管简陋,但相比之前也方便了很多。直到1998年保利集团建了华龙山庄,松潘电力公司搭建了到黄龙景区的高压线路,借助保利集团的力量,才用上了市电。那个时候黄龙职工文化娱乐生活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黄龙职工夜生活就是每天傍晚集中在瑟尔磋寨宾馆一楼多功能厅跳郭庄、跳交谊舞,住在瑟尔磋寨宾馆的游客也会加入一起娱乐,景区唯一的酒店就是瑟尔磋寨宾馆,还记得一到夏季,游客住宿爆满,经常打地铺,餐厅的生意也非常好,有的职工就只有在家喝酒、打麻将。那个时代电视机还是奢侈品,管理处公家有八九台长虹牌按键式14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交给了有职务的几个人使用,电视频道只有两个:中央1台和四川电视台,生活极其枯燥!

尽管那个时候黄龙管理处的员工生活环境艰苦,生活方式单一,但黄龙人没有因此而消极怠工。那是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每个黄龙人都是生活中意气风发、乐观开朗,工作中团结拼搏、积极向上,具有极强的主人翁精神。每年冬春大雪封山,雪山梁一带公路需要经常清雪,每次积雪职工都是积极主动前往雪山梁铲雪、清路。每年开春一个月全天候顶着严寒严寒在涪源桥河滩清理沙石。瑟尔磋片区大面积的荒地开垦,片区多地植树造林,每一片荒地填平、铺草坪,全是黄龙人人工作业,世界自然遗产验收,景区栈道木板都是职工背上山的。那时的黄龙人吃苦耐劳,不怕艰难险阻,真正的顶风雪、冒严寒、战天斗地,把艰苦奋斗精神发扬到了极致。记得1994年7月23日的特大交通事故,造成37人遇难,二十多人伤残,在短短的几分钟内,黄龙管理处的大部分员工赶至现场全力救援;1996年2月轮休期间的瑟尔磋寨宾馆重大火灾致使两栋主楼烧毁,所有黄龙人紧急赶回黄龙,在短短的一周内用人力拆除清理了残垣断壁,恢复了地貌;无数次在雪山梁演绎了风雪大营救,“5·12”汶川大地震,黄龙人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赶赴各个灾区救援.........!“宝剑锋从磨砺出”,经历了一次次的磨练,黄龙景区造就了一个不畏艰险、敢于拼搏、无私奉献、具有战斗力的职工队伍。谱写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创业诗篇。

时代造就了黄龙人永远不服输的精神,在90年代初,黄龙景区基础设施如此薄弱,环境气候如此恶劣的背景下,黄龙景区一次性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评审,1992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就我所知内地的峨眉山、乐山、青城山、都江堰景区评审了很多年才通过。黄龙景区在环境和硬件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黄龙人用自己的热情好客、特色文化、淳朴民风、景观资源等优势成功晋级,那是当时松潘历史上的大事,当黄龙管理处处长吉庆祥一行手捧《世界自然遗产》牌子从北京人民大会堂凯旋而归到达松潘南界的时候,松潘县四大班子、全县干部职工、各族儿女手捧哈达、鲜花、砸酒夹道欢迎,黄龙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那是一代黄龙人努力奋斗的成果,值得黄龙人的骄傲和自豪!当时黄龙人闲暇之余开玩笑的说,是黄龙真人的保佑!是雪宝顶的庇护!可大家都知道是一代代黄龙人脚踏实地、艰苦创业、努力奋斗出来的回报!

随着旅游业的逐步兴起,1998年黄龙管理处从股级晋升为松潘县人民政府直属正科级单位,性质还是事业单位企业管理体制,松潘县旅游局局长杜辉兼任黄龙管理局局长,这三年为黄龙后来的平稳晋升正县级事业单位打下了基础。在这三年中,黄龙景区新建了游客中心(规模较小)、职工住宿楼(现公安分局办公住宿楼,解决了一部分职工住宿)、瑟尔磋寨片区水泥路面,小吃店平房也完成了历史使命被拆除,在其位置上建成了黄龙派出所办公和住宿楼。

2001年4月21日黄龙管理局从科级晋升为阿坝州人民政府直属的正县级事业单位,章小平任黄龙管理局副局长兼副书记(主持全面工作),这年开始黄龙人激情再次燃烧,新的管理体制,新的管理班子。当年黄龙景区有了手机信号,黄龙人用上手机,解决了若干年通信困难的问题,也是当年川主寺镇至黄龙的柏油公路全面竣工通车。晋升后的那几年,阿坝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旅游业的发展,迎来了阿坝旅游业的大发展时期,在州委、州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松潘县委、县政府和上级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黄龙管理局抓机遇、谋发展,重管理、求实效,强建设、树品牌,全局上下一心,艰苦奋斗,黄龙各项事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由强及优,景区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黄龙景区游客接待量逐年提高,旅游收入大幅增长,旅游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人才引进、队伍建设不断加强,职工福利待遇、工作生活条件得到大力改善,实现了从经济副业到区域经济支柱的华丽转身,铸就了集世界自然遗产、人与生物圈保护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和国家地质公园于一身的知名旅游品牌。

2012年7月18日,时任黄龙管理局的唐思远局长,筹划了黄龙国家级风景名胜区30周年局庆,邀请了各级领导、开发以来参与黄龙建设的所有人员,包括离退休职工,在黄龙景区隆重举行了庆典活动,黄龙人载歌载舞,庆祝黄龙景区建设发展取得的各项成就,黄龙人演绎了30年风雨历程和黄龙梦想!

今天,我们在宽敞明亮办公室,用着现代化办公设备工作;住着舒适的宿舍;拿着满意的薪酬;感受着道路交通改善带来的便捷和网络信息建设发展的便利;分享着旅游业大力发展的红利............!“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我们不仅应该感谢曾经艰苦创业的那些黄龙人,更应当铭记!没有他们的牺牲和付出,黄龙何来今天的成就!黄龙景区开发40年,有的人已经离世了!有的人已经苍老!有的人已经退休!有的人还在坚守岗位发挥余热!岁月逝去,黄龙人精神永存!黄龙今天的发展成就是一代代黄龙人奋斗的成果。新一代黄龙人在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坚强领导下,已迈向二次创业的征程。继承优良传统,发扬团结拼搏、砥砺奋进的精神,珍惜当下,呵护好这片圣神的土地,热爱黄龙的山水,让黄龙青山永存,绿水长流,把黄龙建设的更加美好!

 

                            

作者:敏晓兵

202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