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那个世纪之交的冬天,千里迢迢沿江而上,跋山涉水来到了西川门户松潘,冥冥之中与你邂逅结下不解之缘,你在涪江源头,我的老家在涪江的另一头。时光荏苒,转眼间在此扎根23年了,今年迎来黄龙列入世界遗产地名录30年,国家风景名胜区开发成立40年。一路走来,我们是见证者也是亲历者,回首来时的路,一切还历历在目。

     沧桑巨变,由小到大,由弱及强。初到黄龙(牟尼沟),乘坐冬季交班的中巴车一路颠簸到了管理处所在地三联村,可谓真是风尘仆仆,下车时,印入眼帘的是一排带转角的两层木楼,其实是砖混外墙贴了一层桦木条,楼前是一块土坯坝子,貌似停车场也是活动场所,不远处还有一栋处于建设中的房子,旁边路中央横放着一根木杆,估摸着那就是入沟门闸。同行的领导把我安排在一个老同事房间合住,不到12平米的小屋子里错落摆放两张简易木床,一个简易布艺衣柜,一台液化汽灶具,屋中间还安装了一个带烟筒的铁火炉,我就在这儿安家落户了。吃水用水跑去扎嘎河边用桶提,做饭休息睡觉都在这一个房间,上厕所还得去二十米开外的旅游公厕,洗澡得准备好衣物去三十公里外的松潘县城公共浴室。职工住的这栋房子,还设有处长办公室、景区派出所、处办公室(消防值班)、财务室、旅游餐厅,综合了办公、生活、旅游餐饮等功能。还记得同事们进沟上下班常常是挤在一辆北京牌工具车上,驾驶室内挤了又挤,后面拖箱也是站满了人;松潘自古被称为苦寒之地,到了冬天,天气异常寒冷,时常停电,平时生活工作取暖基本依靠烧火炉,家家户户得准备两袋钢碳才能过冬,晚上业余生活都聚集在一个活动室,烤火、下棋、聊天、看电视,电视只能收6个频道。薄弱落后的旅游基础配套,坚苦的生活工作环境只是黄龙时状的一个缩影,当时的黄龙也处于捧着金饭碗找饭吃的尴尬境地。过去的二十多年,是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旅游业也蓬勃发展起来,特别是黄龙体制升级为州管后的这二十来年,旧貌换新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年,大家先后从简易房、活动板房等搬进了宽敞明亮的独住公寓房里,累了可以洗个热水澡,取暖不再烧火炉,入厕不用往外跑,吃饭有职工食堂,真正实现了安居乐业;旅游基础配套设施得到了极大改善,川黄路、漳黄路全面硬化,特别是雪山梁隧道的贯通,制约黄龙景区可进入性的雪山梁天堑变通途,冰雪雨雾也阻挡不了游客和职工的进出;黄龙交通索道、电瓶车道投入使用解决了旅游最后一公里问题,同时有助于拓景扩容;保护、管理、服务、营销水平得到极大提升,旅游软实不断增强,先后荣获“世界自然遗产”“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绿色环球21”三项世界桂冠认证,黄龙国家地质公园评审等;我们来时全局只有110名在编职工发展到现在337名,管理服务部门、岗位设置更全面、更细化、职责更明确;2014年旅游接待人次突破245万的历史高峰,旅游的发展惠及当地百姓致富和职工增收,在上个年代,黄龙职工工资收入水平一度远高于同地区其他行业,这是一代又一代黄龙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党和政府关怀的结果。

      不负遇见、不负韶华。真正走近你,还是在参加工作的第二年陪同一个朋友到黄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看到同参加工作的一些同事,有的手拿火钳捡拾垃圾,有的手持话筒在给游客作讲解,大家朝气蓬勃,干劲十足的样子也许是当初大多黄龙人的真实写照;“我们是黄龙人,黄龙是我们的根,黄龙是我们的魂......”,一首由老同事作词,荡气回肠的《黄龙人》至今还能朗朗上口,在县城时也常见到贴有“爱在黄龙、情在奉献”标语的那辆轻卡车穿梭,“人本、和谐、独特、共享”是我们共同的信仰。至于黄龙的美,带来的视觉冲击,身心感悟在此不多作赘述,你的科学价值、美学价值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肯定就说明了一切问题,也常在猜想:如果诗仙李白能见到你又会留下怎样惊艳的诗篇呢?我们热爱你,守护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美好,更多是你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了我们一代代黄龙人,我们没有理由不爱护你,关心你,怀着感恩的心态反哺你,与你同成长,为你痛失良机而遗憾,为你经受磨难而焦虑。

      厘思路、察形势。黄龙经过四十年的开发发展,取得了一定成就,但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旅游业的脆弱性,地震、疫情、山洪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国际国内社会经济形势,甚至人为因素(旺季修路、舆情公关危机)等影响,几乎都能带来毁灭性打击。尤其近几年来九寨沟8.8地震,世纪疫情的反复发酵给黄龙旅游带来的冲击不言而喻,如何提高黄龙旅游业抗风险能力,提升文旅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化危机,抢先机,共克时艰,在此,针对黄龙发展中存在的一些弱项和短板,谈谈我个人的一些浅显的认识和不太成熟的意见与大家共勉。文旅品牌问题:多年来我们一直沿用“人间瑶池 圣地(仙境)黄龙”这个口号对外营销推广,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但存在品牌辨识度不强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数据,在国内以“黄龙”命名的景区、景点、地名多达90余个,就在川内很多人一说到黄龙,是不是“黄龙溪”?我们在景区内也时常听到,或在自媒体上看到好些游人明明在黄龙景区游玩,他却说他在九寨沟......等等;这里面用“瑶池”来定义黄龙的外在形像,用“圣地”来加持自然、宗教崇拜神秘色彩内在,其两个修饰名词一个来自昆仑文化西王姆居住的“天池”,一个我想应该是对“黄龙寺”及黄龙地区神山圣水最原始的自然崇拜、宗教崇拜。我们也在举办“庙会”,特别是2002年“第一届黄龙(庙会)文化旅游节”还是比较成功的,但在当前倡导文旅融合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我们现在的黄龙旅游还是更多的停留在旅游观光的层面,这其中的文化包括地质构造科学价值都没有展现出来,我曾在景区听到有游客报怨:为啥把五彩池修在最高点,把人都累死了,听后叫人哭笑不得,但也从侧面反应出黄龙旅游好看,但不一定好玩的现实。旅游人次逐年下滑的问题:黄龙是中外游客心中的第一目的地吗?从这么多年情况看,显然还不是,就与最近的同时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的九寨沟景区相比,游人进入比例从最初的7到8成,到如今的5成、4成,甚至还有下滑的趋势,特别是“九寨沟8.8”地震闭园重建,游客及旅行社大多转向甘孜州有关景区、省外的贵州等地,乃至后面九寨沟局部开放限流3000人、5000人,黄龙的游客进入也没超过这个数量,尽管还附加相应的优惠政策,这就充分说明了黄龙旅游品牌的自身吸引力还是不够足;我们也组织考察过神仙池景区,想必大家也有一些危机感,还有前几年疫情前大草原旅游的火爆等等,这些都是全域旅游发展下的新起之秀,但同时全域旅游就面临游客的选择更多更广,我们的旅游做不好游客就会大幅分流,这也是我们与九寨沟的游人比例呈下降趋势的重要因素之一。旅游产品单一问题: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对旅游精神文化需求呈现出多元化、个性化、差异化、体验性、互动性等特性,消费更加理性。而黄龙旅游经过多年的开发发展,还是停留在观光型,门票经济为主的局面,之前到黄龙旅游的游客到了景区,坐索道,步行三公里到核心景点五彩池,沿沟而下步行四公里拍拍照出沟,而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三到四个小时,旺季人多的时候坐索道排队等候还需要1到2小时,加之黄龙又是高寒地区,局部时常多雨雾,这种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形态对游客而言体验性不会太好;有研究表明:旅游是一种口传文化,一个人可以影响六个人,体验好可以影响带动六个人来,感受不好可能影响导致六个人不会来。招人难留人难的问题:长期以来先后招聘了不少全日制大专及本科以上学历人才,留下来的十之二三,考调、辞职、家庭团聚、子女教育等原因人才流失严重,黄龙偏安一隅,人才晋升和发展空间不足,目前全局人才结构老龄化严重,青黄不接严重制约黄龙可持续发展。

      抢新机、开新局。应对风险与挑战我们应该怎么办?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加快建设世界重要旅游目的地,其中也提到九寨沟-黄龙精品线路,旅游景区作为文旅融合发展的重要载体,黄龙旅游大有可为:内强管理服务、外树形象。要把“黄龙”这块金字招牌擦得更亮,需要拿出有温度的措施用心用情为广大游客服务,让游客宾至如归,把“免费咨询、免费开水、免费吸氧、免费应急援助、免费入厕”五免费等温馨服务真正实施下去;可以考虑恢复景区讲解,让游客在观赏美景的同时,了解黄龙地质成因、生物多样性、浓郁的宗教民俗文化等;一节一会推广的成效还有待考证,可以考虑引进知名品牌晚会节目,或者打造新的游客展示中心利用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元宇宙等新技术全方位、多角度、常规性展示黄龙的旅游资源禀赋,深度挖掘黄龙文化旅游“文”的一面,围绕旅游“商、养、学、闲、情、奇”新六要素做文章,努力补齐短板,满足新形势下广大游客对旅游多元化精神生活需要。树立“一盘棋”思维。盘活牟尼沟民宿休闲度假游、丹云峡康养研学游、把握长征国家文化公园(松潘段)建设的契机,充分利用黄龙冬季冰雪资源等促进文化、体育、旅游相互融合,优势互补,主动融入全州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形成新的发展动力和新的增长极;规划建设一定要有科学性、前瞻性、可操作性、与景区文化、环境生态资源协调适应,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个性化、差异化、地标性服务品牌,加快观光型传统景区向复合型、智慧型景区转变。瞄准成兰铁路即将开通的契机。川主寺自古是川甘青陕重要交通要道,铁路的开通更能成为自助游的重要集散地,也必将成为较佳的宣传推广前沿陈地,多年来的情况看:先到黄龙的游客一般会再到九寨沟,但先到九寨沟或大草原的游客不一定会到黄龙,建议在川主寺设立摆渡车公司,游客服务中心、营销中心、争取让入州的游客更多的第一时间能到黄龙去。

      作为一名黄龙文旅人,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意识,深刻认识到只有黄龙的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抓发展是第一要务,尽心履职,服务大局,为趟出一条具有“黄龙特色、黄龙标杆”的发展之路,实现黄龙文旅振兴和高质量发展贡献一点微薄力量。

 

 

机关事务管理处 刘正